由风晚

劫过九重城关,我座下马正酣

【瑞凯】(一个预告)

☆天地良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屏蔽我
☆留着悬念吧

又到了一年的七夕的时候,格瑞才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梦见过凯莉了。
记忆都好像模糊了一大片,曾经让他痛彻心扉的音容笑貌都已经逐渐开始模糊,于是在某天在又一次梦见她离开自己的画面惊醒时,格瑞发现就连当初自己最不想梦见的画面都让他想看多几遍。
好像这样就能再重温一遍少女的容颜,那双湛蓝色的眸子,脸上有些恶劣的笑。
怎么能这样呢,好不容易才把凯莉记起来的。
格瑞看着大海,抿紧了嘴唇。
他游走在世间那么多年,也曾看过失去了爱人的青年男女哭的多么撕心裂肺,然后自己带着回忆游走世界的河山。
可他的爱人死后连身体都没有,就连她的音容笑貌都是很久之后才重新想起来,却又在时间冲刷下开始失去色彩。
长生不老有什么好呢。
格瑞捂住了胸口,大口的吸气,呼气。
长生不老有什么好呢。
他这么问自己。
当年回答他的那个少女都不在了,哪有什么意义呢?
从那以后,就已经山河永寂,岁月凋零。

【瑞凯】暖冬

☆给 @冥染 染染的生贺
☆是因意外进到猫体内的凯莉又被嗝儿瑞捡回去的双向暗恋
☆其实格瑞最后喊的那个名字是给猫起的名字
☆OOC吧

屋外是寒冬,屋里暖气开的足,无论是谁都只想窝在屋里,捧着一杯热可可,暖得惬意。
尤其是现在的凯莉。
蜷缩在暖炉旁,时不时的打盹。
天知道她是怎么变成一只猫科动物的,特别是继承了猫科动物习性,每每天气好的时候就忍不住跑到窗台上趴着,晒太阳睡懒觉,完全没什么想动的念头。
主要是一见逗猫棒就忍不住去玩,一个毛线球也能让她玩上半天,若是幸运的有人顺毛,她还会忍不住呼噜呼噜的发出声音。
总之,绝对不是她的问题。
捡她回去的她也认识,是格瑞,从读大学起就一直听见的传奇人物,蝉联着级第二,人设高冷帅气,发型不羁,有一个特别阳(sha)光(qi)的发小金。
凯莉之所以会知道,还是托了舍友艾比是金的迷妹这件事,所以金连带周围一圈人也被艾比找了出来。
凯莉对于格瑞这个级第二比较感兴趣。
级第一的嘉德罗斯还是个跳级上来的,就一拽拽的小屁孩,第三的雷狮平时怼惯了实在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第四的安迷修是个特别有涵养,哦姑且可以这么说,总之是个绅士,对女生特别有耐心,但是在凯莉见过几次后诡异的发现,安迷修对马有一种特别的执着,小马宝莉是安迷修的最爱,而第五的银爵神出鬼没,更不用说了。
不过比较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的同桌是金,偶尔有几次被金拉出去玩看见了格瑞。
她是真的好奇格瑞怎么做到对金这个傻里傻气的人型金毛犬耐心的,被金缠多了她也偶有发脾气的时候呢。
——果然是因为青梅竹马感情好吧。
这么想着,门开了。
格瑞将围巾挂在衣帽架上,凯莉抬头看了眼格瑞,咂咂嘴,又趴了回去。
“要吃点什么吗?”
格瑞也知道自己捡回来这只猫特别灵性,与其自己费心准备好吃的它还不喜欢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还不如直接问它。
凯莉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喵了一声。
纵然格瑞做饭好吃,但是凯莉是真的不知道一天三餐反复几天能有什么好吃的。
于是还不如随便算了。
格瑞觉得自己捡回来的猫主子真的是主子,好吃好喝的供着还担心它会不会生病,只是在看见猫瞳时又会失去所有言语。
透澈的蓝,如汪洋一般,一晃神就会陷进去,如记忆中的那个有着恶劣笑容却漂亮的少女般。
很大原因就是这样,格瑞才会捡这只来历不明的猫回来。
自从变成了猫主子的凯莉脾气更大了,要是格瑞端上来的食物有啥不喜欢的她准一巴掌糊过去。
看着撒了一桌的饭菜,格瑞只能看着猫主子优雅的坐在桌子上没被殃及到的净土,尾巴一甩一甩的,蓝色的瞳孔盯着他,忽然间又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然后认命一样给猫主子重新做另一份。
这一天凯莉醒来总觉得屋子内气氛有点不对,屋子里的金围着围巾带着帽子,捧着热气腾腾的杯子坐在沙发上,也不笑。
——杯子里绝对是牛奶。
凯莉这么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忽略了为什么金一向阳光灿烂的脸上会没有笑容这个问题。
格瑞还在房间里换衣服,金也看到了凯莉,放下杯子蹲到了凯莉小姐面前,或许是觉得猫听不懂人类说什么,金并没有控制他的音量:“不会吧,都这个情况了格瑞还有心情养猫……”
凯莉甩了甩尾巴,喵了一声,留给金一个背影。
回到猫爬架旁边再重新趴下,不料下一秒被人抱起,落入一个清冷的怀抱。
“金,走了。”
格瑞将猫揣在怀里,另一只手去拿钥匙,感受到怀里的轻微的挣扎,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别闹了,我们去看望你妈妈。”
闻言凯莉挣扎的动作更大了。
魔女小姐一贯带着自己的骄傲和锐气,她也承认自己对格瑞的确有好感,即使要去情敌面前示威,也绝对不是这幅样子。
格瑞没说话,将钥匙放回兜里,动作轻柔的揉了揉凯莉的脑袋。
一路上凯莉把头低着,无论格瑞怎么逗都不给予理会,金还在一旁担忧的问是不是生病了。格瑞就说没事,她精力旺得很。
感觉到两人下了车走了几分钟后周遭明显安静了很多,凯莉的猫耳朵动了动,忽然嗅到了消毒水的气味。
凯莉几乎是抬起头那一刻就看到了格瑞跟金进了一间病房。
看到床上躺着戴着吸氧面罩打着点滴,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女生,凯莉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
有什么破碎的片段在脑海里出现,疾行而来的车,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凯莉小小声的喵了一下,尾巴一下又一下的扫过格瑞的手,然后挣脱了格瑞的怀抱,跳到病床上。
金惊了一下,上前抱起了凯莉:“哎,这可不是随便能打扰到的,这是你爸爸喜欢的人,虽然还没告白吧,我也撺掇不了凯莉告白……不过凯莉也是为了救格瑞才出车祸的……”
凯莉不说话,只是觉得困,然后觉得自己稍微眯了一会,睁眼后就看到了天花板。
“凯莉!”金简直要喜极而泣,“你终于醒了。”然后他撞了一下格瑞。
格瑞看了一眼睁着眼笑意盈盈的姑娘,喊了一个名字。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如何?”
看着金猛然睁大的眼睛,凯莉笑了笑:“好啊。”

[ALL橙]今天大舅子放过你了吗?(6)

☆学校的网卡的我不知所措
☆打斗场面经不起推敲啊
☆想挖坑的手蠢蠢欲动

兴欣在苏沐橙做队长后第一次正式对上的队伍就是蓝雨。
个人出战,苏沐橙对上了黄少天。
苏沐秋这边还在担心自家妹子会不会有压力又担心黄少天会不会因为惦记着自家妹子而放水时,台上的两人已经刷卡登录角色了。
喻文州在看台上看着投影出来的沐雨橙风,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兴欣的方向。
其他战队的人也陆续觉得沐雨橙风这个角色稍微有些变化。
但是还不等众人研究出来,苏沐橙已经专心的盯着屏幕操控着沐雨橙风走位了。
地图是随机选出来的平原,沐雨橙风要跟夜雨声烦拉开距离保证火力线是个问题,但同样的夜雨声烦也没有掩体想要接近沐雨橙风只有直上。
在看着夜雨声烦经历了第一次炮轰后黄少天就发现了沐雨橙风究竟是哪里让他觉得有变化了,此刻沐雨橙风肩上的吞日较之于之前有了一些变化,以及身上的装备也有些变动。
沐雨橙风之前作为嘉世的一个王牌角色,全银装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黄少天很明显的察觉到了沐雨橙风的攻击力要提高了一些。
叶修坐在看台上,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沐雨橙风的银装做改动了吧。”
“那不然呢,” 叶修右耳佩戴的蓝牙耳机传来苏沐秋理直气壮的声音,“只是进行了一些改动而已,加强了沐雨橙风的攻击力,而且那是沐橙!我家的大妹子!”
“是是是,我们家的。”
叶修点点头, 给沐雨橙风加强这种事苏沐秋当然是最上心的事情了,之前每天拉着关榕飞在那捣鼓,关榕飞本来就对千机伞感兴趣到不行,如今千机伞制作人出现了,关榕飞自然激动到不行,给沐雨橙风加强?
说不定关榕飞还巴不得再跟苏沐秋一起给沐雨橙风研究出一套更新的银装呢。
因为要测试改动后的吞日的关系,苏沐橙经常要跑关榕飞的研究室,成功突破了苏沐秋的“靠近妹妹的雄性防线” ,导致方锐也摩拳擦掌的带着海无量屁颠屁颠的去找关榕飞时被苏沐秋毫不留情的拒之门外被留下一句“下一个加强的是寒烟柔”。
这边黄少天还在专心的盯着苏沐橙会不会出现的小失误,然后一举突破沐雨橙风的火力线。
方前他一开始就冲上去给沐雨橙风来了一记僵直和拔击后,虽然沐雨橙风很快拜托了僵直状态但是黄少天还是在沐雨橙风被击中那一刻感受到了后脊背发凉。
不过黄少天也很快把注意力放回了赛场上。
苏沐橙的打法愈发有走暴力流的趋向,黄少天忍不住在频道上调侃了一句“苏妹子你不要这么暴力了会没人要的”后收获了数道寒芒一样的视线。
其中兴欣两道的其中一道特别让黄少天记忆深刻。
我们的黄少天同学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彻彻底底的进了苏沐秋的黑名单,连对战都不能的那种小黑屋。
——说我妹妹暴力你怕不是欠揍。
最后沐雨橙风以微弱的血量给夜雨声烦来了一记卫星射线,仅剩5%血量的沐雨橙风站在场中央,重炮抗肩,看上去威风凛凛。
镜头切到苏沐橙那边时,苏沐橙两只手的手心已经是汗津津的了,不过苏沐橙还是放开了鼠标和键盘,对着镜头微笑。
然后她对着兴欣的座位席兴高采烈的挥了挥。
不知情的以为她在跟叶修挥手,但是知情的都知道,苏沐橙是在跟挂在叶修脖子那台手机里的苏沐秋挥手。
——哥哥,你看到了,我现在,没有让沐雨橙风蒙尘!

短打

☆最近被安利的cp,然后迅速入坑,wdm这对真好吃
☆辣鸡文笔,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过于冷冽的天气让呼吸都觉得困难,像是一呼一吸间冰碴子都会顺着呼吸道进入肺里,带来彻骨的寒冷。
Elsa呼出的一口气也化为冰雾,然后散在空气里。
Elsa忽的来了兴致,在玻璃上呼了一口气,趁着雾气没散,一笔一画的写下了一个名字,雾气即将散开,那个名字也即将消失,Elsa想赶紧冻住那一小片玻璃,身后的门却有了声响。
Elsa回头,微微的笑了笑:“回来了,Jack。”

【周橙】谈起恋爱来的舍友能变到什么程度

☆校园paro的周橙
☆这件事是真的令我心塞,我们舍长谈起恋爱来真的变了一个人一样
☆或许还会有一个沐橙视角or小周视觉版的

> 近来我们这个所有人都是母胎单身的宿舍有一个脱了单,这感觉真的不是能形容出来的

>谢邀,这个问题还真不是一般刁钻啊,首先本人坐标A大,跟我一个宿舍的另外三个妹子一开始那会跟我一样都是母胎单身,但是有一个妹子跟我们不同的一点的就是人家不仅长得好看是他们经济系系花,而且脾气肥肠好,在学校里面也是人缘极好,她的名字里面有一个字是橙,咱们在这里叫她橙姑娘吧。
橙姑娘吧不是没有男朋友而是我们大家都觉得真的没几个站在她身边是学校里面的人是大家服气的,而且橙姑娘有两个极其优秀的哥哥(好像只有一个是亲的,亲的那个我们叫他秋,另一个就叫叶吧),尤其是秋那个,特别特别特别妹控,另外一个虽然看上去有点吊儿郎当但是也是很宠橙姑娘的,所以能靠近橙姑娘的男生并不算多。
这就导致了上一年周同学转过来的时候学校有不少人都觉得橙姑娘的CP终于出来了嘤嘤嘤,周同学的颜值是真的高啊,一来就成了当之无愧的校草。
周同学这人吧刚开始都以为他是一个高冷的面瘫帅哥,实际上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腼腆boy,进了学生会也是安安静静的做事可乖巧了[乖巧宝宝笑.jpg]
周同学进了学生会是橙姑娘带着的,一口一个前辈真的是可爱到不行啊虽然周同学是走帅气风的但是我就是觉得好可爱啊。
(这里附带一句因为周同学是计算机系的跟橙姑娘哥哥都是一个系的而且周同学成绩非常出众所以秋对周同学的态度还不错,所以周同学接近橙姑娘要方便多了)
然后就是在上一年校庆橙姑娘上跟周同学合作了一首克罗地亚狂想曲,橙姑娘弹钢琴,周同学拉大提琴啊wdm!他们合作的简直天衣无缝啊啊啊啊!
特别是他们还穿着情侣装呜呜呜站在台上简直就是金童玉女啊啊啊啊!
当场升天嘤嘤嘤
好了正一下,应该也是那会之后两人就暗搓搓的好上了哼哼哼,虽然觉得周同学很帅这可不代表着他能拐走我们橙姑娘哼哼哼
好吧实际上爱情来了我们是阻挡不住的
但这不代表我们能听着狗粮入睡和醒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敢发誓橙姑娘跟周同学说话的那语气秋还没听过啊啊啊啊啊我都听的出来橙姑娘语气里面的波浪线啊什么“好啊啦~”“是的啊~”之类的,嘤嘤嘤我们都没这待遇嘤嘤嘤
后来某次通话里我们忍不住了抢了橙姑娘跟周同学正在通话的手机
什么“你什么时候开着玛莎拉蒂来接我们橙橙不然车胎都给你打爆”什么“我们可是橙橙的亲友你什么时候请亲友吃饭”什么“橙橙对我们都没这么温柔”
周同学你也能不能不要用那种让我觉得荡漾的说好呀,啊?!
——我!
算了单身狗没人权的
嘛,橙姑娘以往都能自己早起,现在没课的时候都是等周同学打电话过来叫她的你别问我怎么知道我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橙姑娘以往也能自己按时睡觉,现在跟周同学通着电话入睡的,橙姑娘睡了后周同学也不挂电话自然而然的等手机没电,然后我们就帮橙姑娘手机充电毕竟橙姑娘是我们宿舍舍宠,哭唧唧的也要宠着
嘛,可能这就是恋爱让人盲目吧……
[ps这件事就到这了因为我怕热闹起来橙姑娘哥哥知道了……我们宿舍这堆所谓亲友以及周同学就要遭殃了,嗯]

【瑞凯】梦里不知身是客

☆文笔有限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各位看官理解所想的
☆最近迷之喜欢这一句“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刀子真好啊

格瑞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枕头摆放的有些凌乱,就连被子也是乱糟糟的,盖在他身上的仅有一小部分。
“啊呀,你醒了。”
凯莉用毛巾搓着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看着格瑞挑了挑眉,语气惊讶。
“嗯,” 格瑞点了点头,“大早上别洗头,对身体不好。”
凯莉喔了一声,然后就是把毛巾扔回床上,踢踏着拖鞋出了房间。
不对,有什么不对。
格瑞皱了皱眉,想压下心底的疑惑。
凯莉再次回到房间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荷叶领上衣系着黑色的蝴蝶结,黑色的百褶裙与白色的过膝袜中间刚好空出了一片白皙的皮肤,整个腿部曲线有力而漂亮。
“嗯?木头你还不起来吗,” 凯莉嘟嘟嘴,“说好了今天出去玩的。”
“抱歉,我现在就起来。”
格瑞还没仔细思考,就已经下意识的回答恋人的话了。
恋人,是的,一年前毕业后他就跟凯莉在一起了, 然后就是理所当然的住在一起了。
但是,不对,有什么不对。
格瑞依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他没说出来,身体已经自发的在洗漱了,尽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他竟然觉得这样子的生活非常好。
凯莉探了个脑袋进浴室:“格瑞,你今天有点慢啊,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偶尔慢一点也不犯法。” 格瑞淡定的放下毛巾,对着镜子把头发仔细梳好。
“哇你这发型,真的是不能放弃吗,” 凯莉看着格瑞摆弄发型,感叹了一声,“祖传的吗?”
“你确定?”格瑞只是很淡定的回看了一眼凯莉。
凯莉撇了撇嘴,表情有点不屑:“你是大佬你说了算。”
那种处处透露着违和的感觉又浮上了心头,格瑞摇摇头不再想这些,走出浴室一把揽过凯莉的肩膀,像是做了很多次无比熟练一样,也很自然而然的将人抱在怀里。
凯莉穿的是黑色小皮鞋,带着后跟那种,虽然从整体的美观而言的确好看也衬了凯莉今天的装束,但是格瑞还是皱了皱眉:“今天可能要走比较多的路,你这么穿合适吗?”
“不是有你吗。”
凯莉吐了吐舌头,办了一个鬼脸。
今天的目标是上那座最近出了名灵验的山的山顶,山顶的神庙据说只要诚心去拜,神就会实现你的愿望。
格瑞觉得自己本来是不信的,在神面前人类那么渺小,与其祈求神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还不如相信自己。
但是不知道怎么了,他突然就很想去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灵验。
走上山的路虽然是水泥路,但因为有些陡,所以也不算好走,甚至说会有些吃力, 且不论路边有穿着整套运动装的女生坐着靠在同伴身上休息,有的男生也是稍微缓了好几口气才继续。
凯莉和格瑞就成了所有人里面最突出的。
且不论如何高颜值,那一身衣服就很明显属于校园里坐在窗边安静读书的打扮,尤其都是穿着皮鞋。
凯莉一路上哼着小曲,看上去心情不错,也没有喘气的样子,想来体质不会差。
格瑞也不意外,一直跟在凯莉身边。
路边忽然出现了一个小摊,摊主是个头发有些发白的老人,面容慈善,卖的都是一些小饰品和食物之类的。
格瑞目光扫了一眼,被一个粉色的星星发卡吸引了视线。
格瑞拿起那个发卡,往凯莉头上别去。
那个粉色其实有点亮,也属于有些立体的形状,如果是说别人别着可能会俗的颜色别在凯莉的头上,看上去意外的和谐,好像那个发卡本来就属于凯莉的一样。
“哇木头,你的审美观还不错嘛。”
凯莉看上去也很喜那个发卡,拿出随身带着的小镜子照了照,笑眯眯的开口。
“看一眼就觉得会很适合你。”格瑞抬手理了理那只发卡,开口。
实际上从他睁眼看到凯莉以来,就觉得她头上应该别着这么一个发卡,应该笑的像个骄傲的小魔女。
那个老人自始至终就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也不像是摊主为了出售商品会各种夸商品夸人,就那么慈祥的笑着,看着两人。
格瑞将一张红色的毛爷爷递给老人:“老人家这个发卡我们买了,我的女朋友很喜欢。”
也不问价格,出手就是一张大面额,也差不多意味着不用找了。
老人接过那张钱,看向格瑞,语气温和:“小伙子,祝你希望的会实现。”
格瑞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希望是这样。”
语气是他都没注意到的虔诚和认真。
山顶上似乎有点热闹的过头。
格瑞还没问旁边人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就听到了歇斯底里的喊叫:“他们个个都说这里无比灵验,我从山脚一路三步一跪的上到这座庙,在这里跪了三天三夜就是希望她能好起来!!我跑遍了世界各地给她找医生!!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点曙光!!为什么还要折磨我!!”
“神根本就不在!!!!他那么没用!!!他也实现不了我的愿望!!!”
人群忽的躁动起来。
不知道有什么破开了人群,然后在格瑞回头那一瞬间恐惧的眼神里,击中了凯莉后背。

——大片的红色在眼前蔓延开来。
——说的对,神根本就没用。



“恭喜格瑞选手成为本届凹凸大赛的胜者。”
丹尼尔冷漠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格瑞不想睁眼,好像这样子就不用看到那一片废墟,手里的烈斩握的死死的。
“我还能梦见她吗。”
格瑞开口。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丹尼尔依旧还是那么冷漠,“凹凸大赛所有死者无法复活,凯莉选手被嘉德罗斯选手击中后背时就注定——”
“闭嘴!”
格瑞忽然睁了眼 ,语气暴怒。
在他裤袋里,还有那颗粉色的,沾着血/污 的粉色星星发卡。
“格瑞选手,那么你先好好考虑,再来决定你的愿望。”
丹尼尔说完就飘走了。
那我能有什么希望的呢,
只是想她活着而已,
她知不知道我喜欢她又有什么所谓呢 。
格瑞握着那颗粉色的星星发卡。
——我希望的,只是凯莉活着而已。

置顶个人相关

☆想了大半天终于决定来写置顶了
☆[最近极度沉迷遇见逆水寒]

☆这里晚风(目前很努力的想改圈名但是不知道改什么)名字日常随意改,有时候会突然很丧

☆只是一条咸鱼,文笔略辣鸡,脑洞有时候很大但语言比较匮乏,所以很感谢你们的喜欢

☆混的圈子其实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凹凸主凯莉中心,全职主沐橙中心,刺客的梅花十三,还有我喜欢名柯里的灰原,我喜欢她们所以也希望她们能被温柔以待

☆极度少磕bl并且很雷乙女腐以及乙女游戏的原创女主,也极度厌烦腐癌到处蹦跶ky,以bg为主,滤镜会特别特别厚

☆墙头很多并且经常爬来爬去的,对金发小太阳系男生毫无抵抗力,真的是一点点抵抗力都没有

☆游戏在ES/奇暖/恋与/刀乱爬来爬去的,是个非得出奇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非,最近异常喜欢遇见逆水寒

☆养老院的人都是我的珍宝亲友以及底线,是养老院的小咸鱼我也安心于做条咸鱼,乐于当个小透明,很开心跟着亲友们,也很开心你们来找我玩

☆嘛有什么想起来了我才补充一下呗

[ALL橙]今天大舅子放过你了吗?(5)

☆久违的更新,还是短小君
☆今天早上给我来了一个手机从上床掉下钢化屏连带手机屏都裂了的暴击


第十一赛季即将开始,苏沐橙终于不再整天粘着苏沐秋,开始了训练。
苏沐橙的操作愈发暴力。
苏沐秋知道自己身份特殊,不宜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于是除了国家队的人以及兴欣的众人就没人知道了他的存在。
不方便直接出面的苏沐秋通过蓝牙耳机来指导自己宝贝妹妹,至于其他人……苏沐秋表示暂时懒得管。
认真起来的苏沐橙也不再是那个粘着哥哥对着哥哥撒娇全心全意依赖哥哥的小姑娘,有时候苏沐秋再次从手机里面飘出来都能看见苏沐橙不在房间内,而是在客厅,一遍又一遍的研究蓝雨等战队的打法。
电脑的光映在苏沐橙那张精致而漂亮的脸上,线条虽然柔和,却并不温柔。
苏沐秋知道自己不能再插手太多,能再次看到沐橙已属眷顾,这个小姑娘,他也终会看到有个人将她迎娶回家。
苏沐秋晃了晃脑袋,想什么呢, 没有八抬大轿古罗马一样婚礼现场没有将沐橙捧在手心的还妄想娶沐橙。
——不对,苏沐秋又意识到了什么。
啊呸!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还想娶沐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怎么值得我家这么如花似玉的妹妹嫁出去!
于是苏沐橙在不知道的情况的下让自家哥哥的妹控属性进一步提高,也对联盟内对苏沐橙看上眼的男选手进一步隔离在外。
大概就是地球与诸星球的距离。

【柒十三】短时岁

☆我来交党费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可能OOC
☆正文与标题无关系列
☆对了开头那一小段是出自锦鲤抄,来补一下蟹蟹大家的喜欢

>>如果来生太远寄不到诺言,不如学着放下许多执念,以这断句残篇向岁月吊唁,老去的当年,水色天边,有谁将悲欢收敛

火光冲天。
物体燃烧的烟熏得眼睛有些红,梅花十三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这场大火,将那张面具重新带上。
“走吗。”
柒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梅花十三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跟上柒的步伐。
这次任务对象是某个穷苦人家的女儿,雇主出了一百万,就在这个已经年代久远的屋子里,那个女生也不过十几岁的样子,倒下的时候表情竟然似是解脱。
那个看上去已经很沧桑的父亲提着一盒蛋糕乐呵呵的打开大门后,看着地上躺着的已经开始变凉的女儿,像是呜咽了一声。
随后就是火光冲天。
像是触发了某根陷,梅花十三从那个老父亲进门后站在门口那棵树后面,很难得的没有第一时间离去,听着屋内的声响,看着并不温柔的火焰将这个屋子吞噬干净。
远处消防车发出尖锐的声音。
然后柒就出现在她身后,问她走吗。
说来也神奇,伍六七恢复记忆后虽然很快就变回了那个让绝大多数人闻风丧胆的首席刺客,偶尔的行为方式却让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好像还带着伍六七的影子。
见面次数并不多的柒十三两人交流也甚少,梅花十三甚至有的时候根本只是敷衍式的回答一两句。
梅花十三总觉得自己已经这种态度了,柒还是会在出完任务后,擦拭着他那把刀,看见自己就会挥挥手,眉毛上扬:“哟,梅小姐,去做乜野啊?”
粤语化的梅小姐被少年带着有点沙哑的语调说起来有些撩人,少年的服装依旧干干净净,像是只是出门逛了逛。
梅花十三却清楚,这种干净之下藏着究竟是多么可怕的力量,依旧带着面具,谁也看不到面具之下她的表情。
“一起吃饭吗。”
柒已经收好了他的刀,重新带上了衣服后的帽子, 语气稀松平常。
梅花十三不说话,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她经常去一家小餐馆吃饭,那家餐馆是真的很小,位置也很偏僻,但胜在味道好,平日里客人不少,老板是个单亲母亲,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生活的怡然自乐。
好像与记忆里为数不多的温暖重叠了起来,梅花十三很多时候都会去那里吃。
虽然暂且不清楚柒为什么会知道她会去那里吃东西,梅花十三也没多问。
因为好像有些时候,这个看上去有点睡眠不足的少年总能很精准的找到她。
“我刚刚的雇主,如果没错的话,跟你上一单的雇主是一个人,” 柒开口,“目标,则是她的父亲。”
柒说的如果,已经是十有八九几乎可以肯定的事,而在柒说父亲的时候,似乎刻意咬重了发音。往常梅花十三是不会对这些事感兴趣的,此刻却忽然想听一下接下来的事。
“然后呢。”
“雇主亲生父亲是你那次目标的父亲,亲生母亲则在雇主一岁时身亡,”柒说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表情,对于他们这种职业而言,给目标一个温柔一点的死法都算仁慈了,“雇主因意外流落在外被有钱有势的人家收养,她的亲生父亲去领养了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生,大概是前不久雇主发现了自己的身世秘密,选择雇人杀/害亲生父亲领养回来的女儿。”
“我不知道做什么评价,因为我的父亲从不在意我们。”梅花十三开口时整张俏脸都是寒霜。
“还是先吃饭吧。”
柒回答。
柒那部分带着伍六七的记忆里,他还是有伙伴的,虽然没一个看上去是正常的或者靠谱的,但是却能担上伙伴这两个字。
“我说你啊梅小姐,” 柒顿了顿,“以后你要是有什么棘手的任务,只要你出口我就帮你,不收报酬的那种。”
梅花十三噎了一下,才回答:“我看,还是先保证你自己吧。”
他们这类人,未来实在太过飘渺虚无, 情绪也不能外露太过让别人抓到弱点。
可对他们而言又有什么所谓呢。
夕阳西下,将他们两人身影拉的极长。

【黄少天生贺】生日可以干点什么呢

☆黄少天生日快乐,成年了哦
☆未来也要多多指教啊
☆cp是黄沐虽然占据篇幅不多
☆然后属于沙雕欢乐向,真·内容与题目不符
7

今天的蓝雨训练室也很和谐。
但是今天的黄少天并不想要这种和谐,但自他进门后除了卢瀚文的日常问好以及自家队长的日常招牌微笑以外什么都没有收到。
这也使得他在落座的时候动作特别大,椅子跟地板摩擦声只吸引了郑轩的“黄少你再不开始今天的训练队长就要叫饭堂的阿姨给你做秋葵加餐了”的打击。
“少天今天怎么这么暴躁,昨晚跟苏队吵架了吗?”
喻文州捧着茶杯经过黄少天的身后,疑惑的问。
黄少天跟苏沐橙谈恋爱这件事在联盟内部算不上什么秘密了,蓝雨这几天又特别和谐,喻文州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小情侣之间的事了。
“对哦,还有苏妹子!”
黄少天右拳击左掌,兴冲冲的点开了QQ列表里唯一一个有着大火花的联系人,输入了一连串的苏妹子。
那边回复的倒是很快:『少天怎么了吗』
『哼,今天我们队伍里面那群人一点都不懂我的!』
黄少天立马回复。
『好啦乖啦,那就跟他们好好沟通一下吧,我觉得你肯定可以的,好了我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啦』
苏沐橙的恢复略带安抚意味,刚刚回复完,那个橙子头像就暗了下去,黄少天想打一个好好休息都没来得及。
不只是苏沐橙的头像,他的列表里面有很多平时聊的来的人的头像都是暗的,而平时热闹到不行的职业选手群里都意外的安静。
“这么奇怪的吗……”
黄少天嘀嘀咕咕的又登录了微博,而后台数据显示今天和昨天联盟选手也没几个登录过微博, 除了微博会员的提醒以及粉丝热热闹闹的艾特应援就没有生日祝福了。
黄少天哼了一声,觉得继续保持沉默。
——今天可是自己的生日,哪有寿星公来提醒别人的道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磨了磨牙登录账号后,稍微调了一下屏幕,点开了QQ。
[索克萨尔] 苏队怎么了吗?
热闹的群安静了一下,很快就有人回答了:
[寒烟柔] 沐沐这几天除了带队训练就是给黄少天做生日礼物,刚刚也是飞机落地,现在应该是在黄少天住的地方休息
[百花缭乱] 确定了黄少天不会看QQ了吧
[灵魂语者] 放心,黄少刚刚退了QQ,看了一下后就开始训练了
[一枪穿云]靠谱吗?
[无浪] 我们队长想问,你们这么做靠不靠谱,暴露了怎么办
[风城烟雨] 哎呀相信沐沐啦,我们就放心的给黄少天准备生日礼物好了
[君莫笑] 送他十几斤秋葵就有份,拐走沐橙这件事我还没计较,难道有了沐橙还不够吗走走走别想给他礼物
[海无量] 就是,好歹沐姐姐是我们兴欣的团宠啊珍宝啊,黄少天就该心满意足了
[王不留行] 虽然我想的是随便送送意思到了就好但是你们这么一说我又觉得没什么不对
[一叶之秋]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莫名其妙被拉进来的
[无浪] 抱歉我这就跟我们队员做一下沟通
[索克萨尔] …………所以你们讨论了什么
[王不留行] 并没有,什么都没有讨论出来
[石不转] 昨晚七点这个群开始建立,他们就一直在聊些什么任何实际意义的东西,关于黄少天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是个闹钟,之前的活动里面苏沐橙造型的,我觉得很合适
[一叶之秋]话说有生日送人闹钟的吗……
[灵魂语者]虽然我觉得黄少会喜欢但是黄少应该不会开心的……
[君莫笑]不得了居然连孙翔都觉得送闹钟不对劲了
[鸾落音尘]我,我,我忍痛找了一本之前粉丝合集的沐橙姐的照片集……QAQ我看到的时候可喜欢了
[流云]我们蓝雨都已经决定好送黄少天前辈什么东西了
[涛落沙明]我们各自掏腰包给他订了一个三层的加了秋葵蛋糕和一个房子模型,模型上有黄少和苏前辈
[灵魂语者]我觉得黄少会喜欢的前提是上面不是都是树
[风城烟雨]干得漂亮
[一枪穿云][企鹅笑.jpg]
[无浪]队长之前跟苏姐合作有一个苏姐绝版模型,那是我们轮回的心意
[沐雨橙风]好了我休息了一会觉得好一点了你们谁也到了,来帮忙装饰一下
[沐雨橙风]我给少天做一个蛋糕,你们订的那个就就拿来玩吧
喻文州抬头跟在训练室里的其他队员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郑轩景熙宋晓你们来一下我有任务给你们。”
喻文州笑眯眯的说着,看到了黄少天往自己这个方向瞟了一眼。
郑轩比了一个OK的手势,拉着徐景熙宋晓出门了。
“少天好好训练。”
喻文州笑眯眯的看了回去。
黄少天:委屈巴巴
直到下午五点休息黄少天也只等到了自家爸妈的生日红包,而他也没注意到自家训练室里一直有人来来往往。
“少天走了,回去吧。”
在群里确定能来的人都在黄少天家里布置并埋伏好了,喻文州才拍了拍黄少天肩膀。
“就是就是走了走了,饿惨了。”
郑轩一把搭上黄少天肩膀,笑嘻嘻的开口。
在路口跟黄少天告别后喻文州跟郑轩几人迅速抄了小路来到黄少天家里,黄少天一个人在路上踢着小石子,一边嘀嘀咕咕着什么。
略沮丧的开了门,数个礼花兜头而来。
“黄少天生日快乐!”
“你这小子知道我憋快不住了吗?”
…………
苏沐橙笑嘻嘻的捏了捏黄少天的脸:“怎么,以为我们没有记住你的生日不开心啦?”
“哼,没有。本剑圣是什么人,会这么幼稚吗,才不会呢,我是因为你说累了担心你的好不好你这女人……” 黄少天哽了一下,开口。
“那你这个要不要啦?” 苏沐橙笑眯眯的抬起手,一个栩栩如生的小玩偶挂坠笑眯眯的对着黄少天,“我可是查了好多资料问了很多人才做出来的,给你的生日礼物,里面有我亲自去求的幸运符和平安符喔,我也是提前过来跟他们一起布置的地方,我也给你做了蛋糕,生日快乐啦!”
“虽然不大,好歹是我的一片心意,已经绝版了啊!” 江波涛把模型递出去的时候还是有些舍不得,“绝版了啊!我们队长也是合作过才拿到的!”
一个有些绿的蛋糕“啪” 的一下拍到了黄少天脸上:“你这小子我们兴欣就不送了!你不好好对沐姐姐看我怎么对你!”
“我kkkkkk!” 黄少天一把把蛋糕抹了下来, “别以为你是兴欣的我就不敢欺负你!”
“少天满意了吧,礼物在那边。”
喻文州双手后背,笑眯眯的问。
黄少天顿了一下, 哼哼唧唧了一下:“勉勉强强吧。”
“那就行,吃了吧。”
喻文州依然笑着,把背后的蛋糕亮了出来。
“你们这群魔鬼!我是不会吃秋葵的!绝对!”
黄少天炸毛 。
但是随后就又有一个蛋糕糊到他脸上了。
黄少天抄起一个切好的蛋糕就是一飞。
“我告诉你们今天我生日我最大!”
“我呸!”
“这个蛋糕就是给你准备的!”
…………
看来今晚肯定会很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