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难与晚明风

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恋与】今天的悠然掉马了吗?(中)

☆还是我是沙雕短篇

☆近来考试颇多硬生生的挤时间,也祝大家考试顺利!

>得益于安娜的提醒,每次悠然写完同人之后总会对当事人乖巧一小段时间,然后觉得风头过了之后继续作妖。

李泽言收到悠然的策划的时候只是翻了几眼就抬头看向了悠然:“这次的策划方案还算不错,递交完学生总处之后就可以开始执行了。”

悠然诧异的开口:“李泽言你被谁附身了吗?”

闻言,李泽言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努力的希望自己的语气温和起来:“你这一次的策划做的的确是不错,我自然不会鸡蛋里挑骨头,你能成长起来这就是最好的表现。”

“当然,要是我问了许墨还能不过可能就真的没什么用了。”悠然暗自嘀咕。

李泽言觉得自己太阳穴跳的更厉害了,他这应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有这么把暗恋对象往情敌那里送的吗。

“你不会是因爱生恨了吧?!”

悠然看李泽言的表情不对劲,大惊失色之下说出了惊人的话,虽然她立马捂住了嘴,但显然这不是捂嘴就能撤回的时候。

李泽言的脸彻底黑成锅底。

悠然现在也不知道是给许墨点一支蜡烛好还是给自己点一支好。

回到宿舍跟安娜说了这件事之后,安娜毫不留情的笑了起来:“看你飘了吧,我说叫你小心一点,现在你看,主次不分了吧,都敢在正主面前说这些话了,我感觉你还是给许墨点一支蜡烛比较好。”

悠然抓了抓头发,长叹一口气:“我觉得迟早药丸。”

“不是迟早,是差不多了。”

韩梦在一旁敷着面膜友情提示。

悠然觉得自己命运堪忧。

>这边李泽言先是找了周棋洛。

“我说周棋洛,你是不是教坏悠然什么了,”李泽言双手抱胸,看着周棋洛神色不善,“什么我对许墨因爱生恨,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周棋洛一愣,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笑眯眯的接话:“这可跟我没关系啊,阿薯都看出来的事情说明这也八九不离十了吧。”

两人完全没有注意的拐角处,几个女生讨论的热烈。

“洛洛这是吃醋了吧嘤嘤嘤所以才故意说跟他没关系的吧。”

“我看明明就是李泽言在许墨和周棋洛之间摇摆不定了,这个三角恋真揪心。”

“许墨都教悠然写策划了肯定想李泽言不那么辛苦啊这不是真爱还是什么。”

听了全程的许墨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摆出什么表情,但是以免事情进一步不可收拾,他还是上前揪住了两人的衣领:“去学生会办公室说。”

这群女生的脑回路许墨表示他不理解。

他教悠然写策划纯粹是因为不希望李泽言借这个借口留下悠然,仅此而已。周棋洛那厮巴不得更乱一点好收渔翁之利而已。

许是许墨身上的“煞气”过于明显,几个女生才反应过来其实这个才是最不好惹的大佬,连忙脚底抹油溜走了。

一路上气势汹汹的前往学生会办公室时,李泽言顺手揪住了白起。

>“说吧,谁教悠然那些有的没的。”

李泽言依旧维持着那副锅底脸。

“我也想知道,校内为什么会有我们几个是一对这种传言。”许墨觉得自己真的已经摆出了最和善的笑容了。

“去校园论坛看看吧。”

周棋洛说着熟门熟路的登录了办公桌上的电脑,不出片刻,他的脸色也黑了。

“这都是些什么,这个什么千秋咸鱼谁啊,我们对阿薯那么明显的爱意怎么看不到啊。”

几人闻言凑近一看,顿时脸色精彩纷呈。

周棋洛作为一个显山不漏水的黑客,要查点什么简直轻而易举,这一下被删除的东西以及最新发布的东西都明晃晃的占据着屏幕。

“查查IP。”

李泽言刚说完,门被大力推开。

“李泽言许墨白起周棋洛你们别想不开啊!”

悠然正担心许墨会不会出事的时候又听到了同学说的许墨满身杀气的拉走了李泽言和周棋洛,李泽言又一脸全世界欠我几十亿的表情拉走了白起往学生会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她才急忙跑了过来。

但是在看到四个人围着的电脑屏幕上的东西后,悠然只有一个想法。

——哦豁,完了。

【恋与】斩夜(上)

☆处处给自己挖坑,是意义不明的短篇

☆大概是结束后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是在讲些什么

☆意味不明也不纯正的刀,其实是在听到《真实世界》这首歌冒出来的灵感,在便签写的所以不知道剪切过来后排版怎么样

☆惯例OOC,依旧是那句话真的不要只看我最近都在写恋与啊我后续会有很多其他以前写过是cp请看清你们吃不吃会不会踩雷再关注我啊

——时至今日,我还能看到什么。

>一

[故事 开篇 世界已经不再新鲜

被遗忘 沉默 上传着悲伤的脸]

已经很久没有在恋语市感觉到温暖的太阳了。

视野里只有一片模糊不清的,似乎是蓝色的天空,大脑一片乱糟糟的,耳边也是一片嗡鸣,所有声音都乱七八糟的揉进了耳朵里,一片片破碎开来,模糊中似乎有人在喊些什么。

——是谁在叫她吗?

不过她也没有力气去回应了,她只知道自己躺在地上,冷到僵硬的手似乎被谁握住,然后似乎从指尖传递了些许温度,但是却固执的不肯停留分毫,身体里的力气像是被一丝丝的被抽离,连痛苦都有点模糊不清。

好像是有人将她抱在了怀里,但是太过疲累的身体竟然连感官都有些残缺,连动弹一下手指都显得困难至极。

她虽然极力想要看清将她抱起来的人的轮廓,但是眼皮沉重的让她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合上眼皮后似乎轻松了那么一点。

视线里的色彩一点点的消退,感官也在逐渐模糊,这一次,她听清楚了。

是有人在喊她——悠然。

结束了吗?

也许吧。

意识被拖入无边的黑暗。

——如果QUEEN消灭了,EOVL不复存在,世界就可以洗牌重来了。

这才是悠然想做的。

从她闭眼那一刻起,世界已经重置,在人们脑海中的关于这几天的一切,都将被数据化,关于EOVL的一切,也将剩下几个人记得。

凌肖似乎是叹了口气,体内的力量早已抽离,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怀里的女孩浑身是'血,满脸'血'污,无视掉这些让她看上去像个乖巧的洋娃娃。

救护车尖锐的声响破开一切来到这个荒郊,训练有素的护士抬着担架下来,凌肖拒绝了护士的帮忙,自己小心翼翼的将悠然放到了担架上面,护士则将早已准备好的吸氧面罩给悠然带上。

“您……不一起来处理一下伤口吗?”护士看着银发青年身上的伤,犹豫着开口, “您的女朋友也需要家属陪同。”

不知道哪个词语刺激到了凌肖,闻言他勾了勾嘴唇,看上去心情极好:“暂时不需要,你们赶紧把我女朋友送去医院,我处理完剩下的事情就过去,好好救她。”

女朋友三个字的读音,似乎隐约加重了。

救护车内的医疗设施还是太过简陋,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护士也没再说什么。

看着救护车闪烁着红灯咆哮着离开,凌肖才看向一片狼藉的现场,神色出其的平静。

——一切都结束了,在这场最后的决战中,悠然不知道与QUEEN谈了什么,最后QUENN还是同意了用悠然的命来换这个世界的平静这个方法。

所以以后,不会再有BLACK SWAN,不会再有EOVL,也不会再有EVOLER了。

不知道最后QUEEN用什么办法保住了悠然的一丝性命,但是多半没有机会再看到QUEEN了。

凌肖虽然挺乐意看到那四个人彻底想起来后痛不欲生的样子,不过现在看他们的样子多半还在回忆里,那还是悠然比较重要。

凌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摇摇晃晃的离开。

>二

[准备升级世界,不再妥协

排列好的幸福正在冷却]

即使他能穿梭未来,都比不上过去的一分一秒来的真切重要。

而现在,他也只能顺着时间的狂潮走下去,再无逆流而上的可能,那从一开始,还不如守在她身边。

李泽言握紧那个已经破旧的怀表,想用袖子擦掉表盖上的血'污,那一小块暗红却固执的留在上面,怎么样都擦不掉。

他重重的咳了几声,耳边却传来更剧烈的咳嗽声,像是要把心肝脾肺肾都要咳出来一样。

“都结束了。”

嘶哑到完全听不出原来音色的声音在这片荒郊响起,听不出丝毫波澜,却无端的让人心生绝望。

是的,都结束了。

身体只是有些发软,算不上无力,白起率先站起来,他的手心紧紧的攥着那条银杏手链,那身军装也沾染上了不知道谁的血迹,猩红的眼睛让他看上去就像是地狱归来的魔鬼,令人骇然。

“结束了,不是挺好的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的银灰发色的男人身穿一身白色燕尾服,翠绿色的眼眸似乎带着些笑意,对上的时候却莫名带着凌厉的感觉,带着手套的手单手插在兜里,相比起这战场,男人更像是即将登上金色大厅的演奏者,优雅却也危险。

“无论是哪个世界,我都觉得挺好的,既然世界已经完成了必要的进化,不必要的东西何必留在原地?有确保安全整体的和谐一致,个体之间必须完全同步发展否则就会掉队,落后的个体会被淘汰,这不是很正常吗?红桃皇后定律,我想你们也不会不知道吧,这也是你们的研究初心吧。”

“没有EVOL,所有人才更能理解人与自然间协调性,无论多逆天的能力在自然面前其实都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时间不可逆转,过去不该改变,未来总会变化,这些道理,你们应该也能猜到吧。”

“那个女孩做出了这种选择,不是很值得夸奖吗。”

男人的声音低醇而动听,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入坠冰窖。

“我做这些事,让EOVLER跟大家能共存,相信BS,一开始就是为了她,如果她不能好好的,那这个世界要来干什么呢?”

白起声音嘶哑,说出来的话却是坚定又危险。

“但是这才是她希望的,你们应该好好享受一下,不是吗。”男人似乎是笑了一下,疑问的话语带了肯定句的意味。

“她的想法,是你透露可以这么做的吗?”

许墨盯着男人,眸色深沉。

“这是她想到的,老实说与我无关,”男人这回终于笑了起来,“我没有想到她会想到这个层面,一开始她什么都不敢相信。”

“虽然不是你们这个阵营的,但是我还是好心提示一下,”男人恢复了刚开始的那副样子,冲白起颔首,“在你们回忆的时候悠然已经被送往市中心医院急救,凌肖在她身边。”

白起闻言,瞳孔猛的一缩,顾不得自己凌乱的造型,拔腿就跑。

周棋洛也是神色大变,顾不得自己以一副身上带血头发凌乱的模样出现在街上会引起怎么样的轰动,跟上了白起的步伐。

“你究竟想做些什么?”

李泽言虽然也想跑,但是他还是止住了脚步,看向男人,语气不善。

“并没有想做什么,只是觉得这个世界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有趣而已,”男人回答,“不过你们可以放心,我不会对她下手。”

李泽言准备离开的动作顿了顿,但是他没回头:“但愿如此。”

随即匆忙离开。

许墨也不说话,只是稍微冲男人颔首,跟上了李泽言的步伐。

男人看着他们的背影,嘴角的弧度逐渐加深。

可是即使你们替她斩断黑夜,那也不会迎来她想要的黎明。

【恋与】今天的悠然掉马了吗?(上)

☆我真的,太喜欢,掉马加修罗场这种感觉了

☆又是沙雕系列,是大学paro

☆非典型同人文手悠然以及四个各种希望悠然开窍的野男人,四个野男人都是直的!!直的!!!

☆可能会比较短,国际惯例OOC

>上线收到数不胜数的点赞评论的时候悠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无外乎是她昨天发的同人文而已。

评论区一向都是欢乐的海洋。

[一个小白菜:我说太太也真够大胆这万一让蒸煮看到了估计太太就凉凉了23333赶紧下载了再说]

[秋风扫落叶:太太从未翻车!!高声呐喊完之后再欢呼一声all洛万岁!!]

[猛虎落地拜:我不服明明就是all白起万岁!!]

[虎落平阳被犬欺:明明就是年上比较好]

身后的脚步声让悠然立马关了电脑屏幕。

“瞧这孩子,写同人文写的一惊一乍的,”安娜故作高深的摇摇头,“我们现在可是在女生宿舍啊。”

“安娜姐~”悠然嘿嘿一笑冲自家室友兼闺蜜比了一个wink,“你不觉得他们四个之间真的有什么猫腻吗?作为辗转于他们四个之间的信使,我发誓他们之间绝对有猫腻!”

“……”安娜罕见的沉默了一下才回答,“总之一句话,就是你写他们四个的同人要小心一点,这万一哪天掉马了……”

“我明白我明白,黄鳝上沙滩嘛,我知道的啦而且我很小心的。”悠然比了一个OK的手势,椅子一转又回到电脑屏幕前喜滋滋的看评论去了。

安娜看着悠然的背影,默默吞下了原本要说的话,然后给那四个男人点了一排蜡烛。

提起恋语大学这一届,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肯定会是大四的李泽言,大三的许墨,大二的白起以及大一的周棋洛。

四个年级各自的大佬,三学霸一校霸,是所有老师口口相传的“别人班的学生”,然后长得帅先不说,各自还霸着各大席位,比如说学生会主席的李泽言,比如说团委书记的许墨,比如风纪委员周棋洛——以及一个看上去就很不好惹白起。

当然实际上四个都很不好惹。

这是全校都深知的道理,四个大佬,都是不好惹的主,哪怕是看上去最和善的周棋洛也是一样。

当然不好惹归不好惹,爱脑补的学生依旧不会少,加上这四个人无论是谁和谁碰面都是火花四溢的又据说是一个高中升来的,所以校内关于这四个人的“绯闻”最夸张的应该是被掰成了几十个版本的四角恋故事。

当然脑补的人多但是真正下笔的人却是少到不行,这也导致了悠然以『千古咸鱼』为笔名在论坛上发布的第一篇李泽言×周棋洛的文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

不过事情的起因可能只是因为那天的李泽言不知道多少次驳回了悠然的活动策划书然后周棋洛又不小心吃掉她当天的晚餐而已。

评论里什么李泽言对周棋洛的无可奈何都只是李泽言对她的老父亲一样的恨铁不成钢而已,还有周棋洛对李泽言的撒娇也是照搬周棋洛本人对她的撒娇求原谅而已。

过后她气消了,文也被删了。

——废话不删等着正主找上门来吗??

当然气到悠然的也不止一次,所以同人文自然也不止一篇,不过这个暂且就先撇开。

>作为旁观者的魏谦安娜韩野人等无比机智又抓急的选择做个安静的小伙伴。

这四个有猫腻以及一个高中升上来不假,他们几个甚至初中开始就是一个学校的了,高中又是直升。

但是作为情敌而言他们各自没有直接上去就是手撕情敌就归功于EQ低到可怕的悠然本人了。

这天给李泽言带话那天给许墨带话不过是想跟悠然说多点话的理由而已,要转达的话其实完完全全就是废话,偏偏悠然这姑娘实诚,真的给人传过去了。

话是传到了不假,但是这也意味着你跟悠然说的话多了,第二天自然是气势汹汹的找情敌算账去了。

——总而言之就是同学们脑补能力过于厉害,把悠然骗了个十有八九。

——说好的公平竞争一起踩自行车你竟然妄想在自行车上装推进器?

以上,才是这四个男人最真实的想法。

——TBC——

————————分割线————————

☆各位天使们很感谢你们的喜欢因为前几篇文涨了一些粉我也很诚惶诚恐,但是你们真的要看清楚我写过哪些cp啊关注谨慎啊我真的只是近来在悠然怀里不愿醒来而已我是会有别的cp产出的!😭我担心会碰到各位的雷啊😭

【恋与】论秒换装的技能究竟是不是EVOL为什么能大众拥有·二

☆果然还是沙雕文写的开心(想不到有二系列)

☆我已经很久没玩暖暖了其实

☆还是私心奇迹大陆一切和平

一路上四个男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悠然和暖暖完全没有感觉,相比之下悠然明显更喜欢跟别人PK和欺负那只会说话的大喵。

“要不是赶着去帮助绫罗我才不会任你欺负!”

大喵虽然总是如此喊着但是总能在五花肉下立马倒戈,暖暖则已经见惯不惯,拦都不想拦大喵犯蠢。

“暖暖,悠然,”银色齐腰发的小姑娘在此时站到了一边,明明个子不高却是气场全开,“好久不见。”

“啊海樱,好久不见,”暖暖笑起来,“你来这里有事吗?”

“来这里找找灵感,如果你是要和悠然去月下城你可以在沿途的温特蒙参加一下茶话会也不错,”被称为海樱的女生微微颔首,“这一路上会有不少搭配师,你可以磨炼一下。”

末了海樱打量了一眼一直站在悠然身后的四个男人,皱了皱眉:“这些都是谁?”

“唔,应该是跟我来自一个地方的吧,”悠然开口,“他们似乎不受奇迹大陆的限制。”

“我实在无法理解一套西装为什么可以穿的一成不变,”海樱开口,“明明是高定款为什么看上去很普通?”

李泽言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西装,按了按眉心:“作为总裁,我想我没必要穿的花花绿绿去工作给员工围观。”

“高定也可以有很多种花样,”海樱挑了挑眉,“不过我没时间跟你讨论这个问题。暖暖,出发的时候我再来跟你比比,月下城是云端境内的,这一次就比云端风格吧。”

看着被光包围的两人,悠然吐槽:“海樱大小姐果然是特别偏心暖暖呢……”

“你好。”

那边暖暖才和海樱开始比云端风,这边已经有人穿着一袭青色长袍溜了过来对着悠然耳语了一番,悠然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将大喵往周棋洛怀里一塞。

光圈过后的悠然还没来得及跟自称钟离梓的青年找来的兔女郎进行PK,一件接一件的外套已经披上来了。

“衣服要穿好好穿,这种衣服不适合你。”

李泽言冷着脸将最外层的许墨披上的白大褂扣好扣子,然后四人冷着脸将一脸懵逼的悠然围起来,看着跑过来的短发暖暖将钟离梓的耳朵扭了一百八十度。

周棋洛差一点点就要鼓掌。

“阿薯以后不要这么穿了,对女孩子来说很危险的。”周棋洛眨巴着眼睛看向悠然,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兔女郎狂翻的白眼。

悠然迟疑了一下才开口:“我觉得还好吧……”

“抱歉抱歉,我是白锦锦,是他女朋友,给你们添麻烦了,”白锦锦松开手扭头看着被四个男人围在中心悠然微微一笑,“不如……哎?”

白锦锦其他的话在看见暖暖之后转了个弯:“你跟我长得好像,要不是知道我没有姐妹我都  要把你当成我的双胞胎姐妹了。”

暖暖也是好奇于白锦锦和自己的相似程度,然后摩挲了一下手臂,暗自嘀咕着怎么感觉变冷了。

“你们去完月下城还要去哪里吗?”

海樱神色自若的问道。

“荒原共和国,老实说我们还没碰到过荒原来的搭配师,”暖暖摸了摸脑袋,“而且听说铁蔷薇也在那边。”

“一切小心,有什么信息我会立马通知你们的了,”海樱点点头,“靠近北地那边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如果你们是去云端的话真的要小心点,云端近来不太平,”白锦锦叹了口气,“我们这次也是接到信后赶着回云端。”

“知道了,我们这次就是去云端帮助绫罗她家的,”悠然一件件外套脱下还给相应的人,“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你要做什么就去吧,”许墨接过自己的白大褂,微微一笑,“我一直都相信你。”

“悠然我们要走啦,路上还要去温特蒙呢,”暖暖拉着悠然的手臂,将人带出了四个男人的包围圈,“去到月下城我一定要给你换件云端的裙子。”

“还有我的五花肉!”

大喵挣扎着从周棋洛怀里冒头。

“等你什么时候提示我们穿的正常点再说吧,”暖暖吐槽,“如果不是悠然颜值过硬,大概撑不了你的苹果云端莉莉丝,北地荒原废墟一锅端的审美。”

大喵保持沉默。

四个男人回想起这几天头顶球脚踩球,红配绿短袖外套配长袖衣服,短裤配长绿袜又配凉拖的画面,周棋洛吧嗒一下就把大喵摔在地上。

大喵:敢怒不敢言。

【恋与】论秒换装的技能究竟是不是EVOL为什么能大众拥有

☆哈哈想不到新年第一篇文是沙雕脑洞吧

☆是忘记一切穿越到奇迹大陆跟暖暖组队然后遇到想起一切穿越归来找人的野男人四人帮

☆假设奇迹大陆依旧一切和平

☆因为是沙雕向所以ooc也别管了

悠然看着眼前的四个男人纠结了很久,最后她还是决定开口了:“那个……你们究竟是不是要和我比换装呢?”

不然你们不要堵着我了好吗?

当然这句话她没说出来,因为这四个人给她的感觉是梦幻大使给她的死亡评比赛的感觉是一样的。

“悠然?你不记得我了……吗?你……”

看着身穿军装的小哥哥艰难的问了自己这么一句话,悠然抬手打断他的话,下一秒她身上就换了一整套相同类型的军装:“你这样说话会不会觉得舒服点?”

白起愣了一下,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不用,我觉得……你刚刚就挺好的。”

这回轮到悠然楞了:“你们真的不是找我PK的吗?”

说着,又是一道光闪过,悠然看了看自己身上另一套类型的军装以及腰间的长剑,试探性开口:“还是说,是这种风格的?”

什么风格?我真分辨不出来。

白起这句话没说,只是看着悠然凝神在想些什么。

“许墨,你不是说,悠然来到这个时空虽然没有了EVOL和记忆有些偏差,但是其余还好吗?为什么现在会这样?” 李泽言看向许墨,揉了揉眉心发问。

“但是如今我们也没在她身上感受到EVOL的波动。”许墨也有些不解。

白起已经被人挤开,有个小姑娘拉着悠然的袖子兴奋的开口:“我要和男朋友去约会,想换套清纯的衣服,你能跟我PK一下吗?”

四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光芒已经将人包围起来,看着重新出现的悠然四人陷入了一阵诡异又窒息的沉默。

——为什么你还要踩个球,带着围巾为什么还要穿短袖,你的袜子这么长了为什么还要穿凉拖?

以上就是四个男人共同的心声。

无法理解胜利标准的四人看着那个路人姑娘像是受到了什么启发一样恍然大悟的离开,悠然也变回了那一身白底蓝色花的裙子。

“悠然!” 粉发少女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把抱住了悠然的手臂,“终于找到你了,走吧走吧我们该出发去找绫罗了。”

“暖暖你那边的事情搞定了吗?”悠然看向暖暖身后,好奇的问。

“好了,梦幻大使老是抓着人不放,我说幸好你跑得快,”暖暖吐槽道,“大喵总是没个正经。”

“明明没有我你就不可能逃出梦幻大使的魔爪好吗?!”站在地上一只带着黄色兜帽的白猫忽然的炸毛将四个男人再次震住,片刻后那只猫又开口了,“路上天气寒凉,暖暖你们还是换件保暖的衣服再出发吧。”

白起点头:“是啊悠然注意保暖。”

暖暖看了看白起,又看了看悠然:“哎?找你PK的吗?”

悠然摇了摇头,回答:“不知道,说不上来那种感觉。”

“那就别想了,”暖暖拉住悠然的手臂,然后鞠了一躬,“抱歉啊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个,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带上我怎么样?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我就是初来乍到不是很熟悉这些地方跟着你们也好作伴。”

周棋洛连忙开口。

悠然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开口了:“好吧,不过你跟着我也不算麻烦了,反正我也能解决……”

说着她依旧在一阵光圈后换上了看起来就很薄的衣服,暖暖拉了拉自己的衣领,看着许墨是白大褂犹豫了好久还是开口了:“他们三个的衣服没什么问题了但是你不换一下吗……?”

“这里去到月下城还是有一段路的,我也觉得你换上衣服比较好。” 悠然友情提示。

“笨……那你是怎么看出我们的衣服比较保暖的?” 李泽言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深呼吸一口气问道。

“??我觉得很明显啊?”

悠然一脸懵逼。

“对了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不能换装,但我觉得你们还是跟在我和暖暖身边比较好,”悠然继续友情提示,“那样子比较安全。”

毕竟奇迹大陆是个禁用武力的地方呢。

Happy new year!

♡很高兴能在2018认识大家,也希望接下来的2019大家多多关照♡

♡接下来是开年点文啦,接受的cp可以自戳主页,大概接受十篇(产出较慢请多包涵)自行带梗啦♡

♡2019也要继续努力♡

其实是个没能倒数的定时发布

【恋与】万家灯火熄灭时·周棋洛

☆欧耶我肝完了,实际上洛洛真不愧是我刚开始的亲女婿我对他真好

☆惯例OOC预警

☆话说你们有啥梗想看的吗

☆(最后这句比较重要fo我的小姑娘们看清楚我吃的cp做好自行避雷啊我是近来恋与重点但我还是会有其他cp产出的啊)☆

Ver.周棋洛

>> 我们要这样 不再看彼此的眼神吗

不再对我讲话吗 不再说你爱我吗

我找到她了。

——那然后呢,我该怎么办?

——因为特别在乎,所以伤害过后会更加,特别特别在意 。

周棋洛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的手机一动也不动,屏幕熄灭后就继续按亮,如此反复,直到手机没电关机的震动才稍微让他回过神来。

四肢早已僵硬,周棋洛动了动,然后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该用什么借口去找悠然呢?

其实本来他想找就去找了,没什么理由或者借口都可以,反正悠然也不介意,反而会很开心然后担心他会不会被沈远发现会不会被粉丝发现。

但是如今是不同了的。

周棋洛再不想承认也要承认,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打电话给悠然然后肆意撒娇卖萌的周棋洛了。

是担心自己的粉丝吗?

周棋洛看了眼手机,接上了充电器,看着手机屏幕散出的荧荧光芒,周棋洛坐在沙发上,恢复了刚刚的姿势,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困意忽然袭来。

周棋洛打了一个哈欠,努力的想要睁大眼睛。

再次睁眼的时候周棋洛发现时针已经往前走了一大格,暗叫一声不好,周棋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连忙开机。

没有任何未接来电和信息,周棋洛连忙登录微博。

片刻过后微博热搜爆炸。

#周棋洛 回来了#

#周棋洛喜欢的女生#

#周棋洛 薯片小姐#

#周棋洛 你会原谅我吗#

…………

等等诸如此类的热搜话题,所以粉丝都翘首以盼着官方的澄清的时候,沈远出手了。

『沈远V:诚意所至,如你所愿//周棋洛本洛V:她回来了,想找她,她无法接受,会原谅我吗』

虽然粉丝都在哀嚎,但是很快都回到了微博本身的话题上:

『周棋洛官方后援会V:如果洛洛希望,那应该放手去做』

『洛洛我的心头宝:洛洛自打三年前没有真正开心过了,只要洛洛开心,我们是双手双脚赞成的呀』

『洛洛的薯片:洛洛别担心粉丝呀,洛洛一直都是以我们粉丝为先,是时候学会考虑一下自己了呀』

…………

周棋洛看着不断飙升的回复点赞和转发,他捂住脸笑了笑:薯片小姐,你能看到吗。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周棋洛瞄向手机屏幕,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远哥。”

“想做什么就去吧,这一次,我支持你。”沈远说完就挂了电话。

周棋洛愣了好一会儿,才笑出声,终于下定决心,点开微信置顶那个人的通话。

[周棋洛:悠然]

[周棋洛:你还好吗?]

那边只是片刻后就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中

[唯一的悠然:我还好,洛洛是怎么了吗?听远哥说微博因为你崩溃了,问他发生了什么也不说,洛洛有什么事情吗?]

周棋洛看着显示屏上的洛洛两个字,神色激动起来。

[周棋洛:我很好啊没事的,阿薯是在担心我吗]

发出去后周棋洛又后悔自己打那么快,但是撤回是不可能的了,看着显示的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周棋洛紧张起来,害怕对方有什么反应。

这边悠然站在门口,低头看着周棋洛发过来的信息,字里行间的试探与小心翼翼跟之前她所认识的周棋洛天差地别,这个人啊……果然还是这个样子呢,再想装作凶巴巴的样子,结果还是那个喜欢朝人撒娇的粘人精。

想到这,悠然不由得笑了起来。

[悠然:嗯,洛洛就没有让人不担心的时候]

[悠然:好啦,洛洛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忙的吧]

[悠然:别顾着回我了哦]

看到回信,周棋洛长呼一口气,下一秒,他就将早已编辑好的信息发送出去。

[周棋洛:阿薯,我已经没怎么接触娱乐圈了,超级英雄已经赚够钱啦,现在想安定下来,邀请超级英雄的薯片小姐去游历世界。]

[周棋洛:不知道……超级英雄有没有这个荣幸]

电话忽然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

周棋洛眨眨眼,手抖着按了接通。

“我还想着你会不会换手机号码呢,幸好没有换呢,”女子的笑声轻柔而温和,“远哥还跟我说,你已经很久没睡好啦,超级英雄也要好好睡觉啊,不然他的薯片小姐会担心的。”

周棋洛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那边的声音继续传达过来。

“开门吧洛洛。”

像是怕他听不清,悠然又重复了一遍。

“开门吧,我在你家门口。”

门在此刻被敲响。

悠然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些什么,就听到门里一阵声响,下一刻,门被打开,她被大力的抱在某个人的怀里,肩颈处搭上一个脑袋。

肩膀处的布料传来些许湿意,悠然抬手回抱住周棋洛,一下又一下,轻柔的拍着他的背部。

“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我错了……不要再离开我了……”

周棋洛的声音闷闷的,带着哭腔。

“不会的,不会再离开了……”

悠然继续拍着周棋洛的背,轻声哄着。

周棋洛只是收紧抱走悠然的手臂。

——我所希望的,是死亡也无法分开我们。

挖个坑

想写HP paro的全员(带凌肖)向all悠

(所有分院都是我的感觉)

>李泽言:斯莱特林,虽然看上去很冷漠但实际上是个闷骚,每次跟格兰芬多上课的时候总要想方设法的跟悠然坐近一点然后嫌弃悠然这个不行那个不好让人误会是不是跟悠然杠上了,但是悠然一有什么大(lan)危(tao)险(hua)总会第一个冲上去,并且似乎特别热爱下厨且意外的好吃


>许墨:拉文克劳,整天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虽然对女生很绅士但是只对悠然特殊,每次悠然有什么不懂的东西总能第一时间回答悠然的问题无论问题有多奇怪都能回答上来然后换来悠然“不愧是拉文克劳最聪明的”赞美(雾,据说分院帽曾经有意愿把人分进斯莱特林但是本人并没有这个意向


>白起:赫奇帕奇,因为在一年级时在飞行课上展现出超凡的飞行能力成为了赫奇帕奇的找球手且事实证明他的确是个很好的找球手,屡次出手帮助悠然且对悠然的态度跟对别人的态度天差地别但是本人似乎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被誉为在赫奇帕奇但是也很合适格兰芬多的样子,已经是一名傲罗


>周棋洛:格兰芬多,唯一一个跟悠然在一个院的顶级幸运儿,因为仗着自己跟悠然同院又同岁所以跟悠然一起玩的时候都特别嚣张,喜欢各种各样的零食并且分享给悠然,在格兰芬多人气意外的高,看上去一副小太阳的样子但是经常私底下对悠然撒娇然后被其他人抓到下一次继续跟悠然撒娇


>悠然: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最出色的学生,各科成绩都能达到优秀,但是本人对黑魔法防御课有点害怕,是格兰芬多里面最漂亮的女生而且人特别受欢迎,别的院过来表白的人经常还没等几个男人出手就被格兰芬多其他人打回原形,待人温柔而坚强,偶尔有些调皮


>凌肖:斯莱特林,据说是分院帽纠结了很久还是在他本人的意愿下加入了斯莱特林,据说和白起是兄弟,平日行事虽然看上去轻浮又吊儿郎当但是好在关键时刻足够给力,对悠然的兴趣十分大所以特别喜欢在上课上逗悠然,极为擅长黑魔法防御课


☆以上,大概就是这样吧

☆说不定会写,然后佛系更新


【恋与】万家灯火熄灭时·许墨

☆纠结了大半天的产物

☆国际惯例OOC

☆这个好像还是有点刀的感觉啊?

Ver.许墨

>> 触摸不到的你 无法拥在臂弯里

即使闭上眼睛再也梦不到的神秘

地西泮的不良反应有点大。

——这种感知头一次如此鲜明。

许墨揉着眉心,很难得的没有再去看那一堆冰冷的化学公式。

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令许墨想要看清楚自己的手机屏幕却是徒劳。

——不清醒的脑袋这种状态下参与研究是研究人员的一种危险,没有人能保证这种情况下会不会有人拿着硝酸甘油走路走得东倒西歪。

但是所有人都不会觉得许墨是这样子的,哪怕他是发着高烧的状态大家都相信他能清醒的拿着胶头滴管而不手抖。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的许墨却茫然起来。

这种跟他本人完全不会搭上边的情绪此刻清晰又明显。

她要回来了。

这个清晰的认识让许墨极难得的有那些茫然无措的情绪。

许墨不禁暗自嘲笑一声自己,但是在听到门口的声响时他还是打开了门。

女生的棕发已经差不多到腰际,看上去柔顺而漂亮,一身雪纺的无袖连衣裙不难看出她从哪里回来,双腿更是笔直而修长。

悠然没有料到许墨还住在对门,愣在那里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

许墨带给她的影响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大。

悠然手忙脚乱的要拿出备用钥匙开门,但是仿佛就跟她作对一样,钥匙怎么都找不到。

反而是一个小药瓶咕噜噜的滚了出来,滚到许墨脚边。

悠然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她怎么就没想到把这个空瓶子扔了呢,如今被许墨看到,而许墨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氟西汀……”

许墨捡起药瓶,看着上面的三个字低声喃喃。

“只是早些时候的事情了,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不用药物也可以了,”悠然勉强挤出一个笑,“我先进去了……”

“悠然。”

许墨忽的出声叫住了她。

等悠然回头看向许墨,许墨才抿了抿嘴,表情有些沉重:“不用欺骗我,我了解的。”

“真的没事了,已经好很多了,”悠然低下头,声音也有些低,“刚开始的时候,整个脑袋都是乱糟糟的,想不到有什么值得挂念的,严重的时候正常的思考都做不到,好在接受治疗后逐渐好转,我已经在一个星期前彻底停药了。”

许墨身体一僵。

往常那种超常的语言组织能力此刻通通失效。

“辛苦了。”

许墨最后也只能这么说话。

“刚开始会这么觉得,现在不会了,” 悠然还是抬头笑了笑,“许墨,你还是老样子。”

明明有很多要说却要组织大半天,总是一副温文尔雅却又拒人千里。

“回来有什么打算吗?” 许墨刻意回避了这个话题。

“暂时还没有。” 悠然却是松了一口气,她并不是很想跟许墨讨论回那段黑暗的日子,无论于她或者于许墨而言,有些伤害只能交给时间,不是对不起就能轻易磨灭。

“要在家调养吗?”

许墨顺着她的话聊下去。

“那样我大概会闷疯的,” 悠然闻言笑了起来,“还在研究所吗?”

“嗯,不过现在已经不怎么自己动手了,又在带学生,是时候让他们磨炼磨炼了。” 许墨倚在门框上,依旧是那副温和的样子。

“那挺好呀,不愧是许墨教授。”

悠然已经将钥匙翻了出来,随后她又将翻出来的东西一股脑塞回包里。

许墨沉默的看着悠然打开门,在悠然即将进门时出声叫住了她:“待会儿要出去吃点东西吗?我知道今晚有个电影很不错。”

“今晚我跟安娜姐他们出去,”悠然回答,“不然改天?时间还长呢。”

许墨也笑了笑:“嗯,时间还长,我随时都有时间。”

悠然道了再见,门被锁上,像是隔绝了两个世界。

许墨看着那扇门,无声的笑了笑。

没关系,时间还长。

*地西泮:失眠治疗首选药,不良反应是起床后一段时间会昏昏沉沉,意识不清晰

*氟西汀:抑郁症治疗药,又名百忧解,用于成人抑郁症

*对了硝酸甘油在一定碰撞下会发生大爆*炸

【恋与】万家灯火熄灭时·白起

☆忙完化学操作考试的我回来了

☆这一次是起子哥的时间

☆惯例OOC预警

☆很感谢大家的喜欢所以我有点词穷不知道怎么回你们😖

Ver.白起

>>红尘酒肉皆浮伤  余生从此两相忘

天下处处皆立命 有你便不枉来此人间一趟

校园路上这一带如今剩下长椅和茂盛的银杏树。

金属的银杏手链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白起还没来得及起身捡起,白皙的手已经先一步将手链捡起。

“原来还在呢。”

女孩有些惊讶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天际传来,恍惚又不大清晰,让白起稍微退后了一步借此看清眼前的人。

“我一直以为它不见了,没想到原来是学长保管着呢。”悠然刚站起来,就看见了白起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悠然……”

话都来不及组织,临出口了只是很艰涩的两个字,语气里的迟疑和不确定都完全不像白起的作风。

“学长下次要好好保管啦,不要再掉了,”悠然将手链放回白起手心 ,“下次就没那么好运的啦!”

毫无芥蒂的模样让白起尝试性的伸手去碰悠然的脸颊,却又在要触碰到的时候收回手。

“……对不起。”

细碎的三个字像是从牙缝从挤出一样,一个字一个字都花了很大力气。

“不用对不起啊,学长,”悠然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淡到几乎看不出来的伤疤,眨了眨眼睛,“真的,我没事的。”

白起说不出话,嘴唇翕动,似乎想说点什么。

“所以学长,也别怪自己了好吗。”悠然担忧的看向白起,一字一句的开口。

“你只总是这样,也不考虑自己,”白起的声音有些艰涩,“每次有什么事情第一步想的都是别人,你什么时候也考虑一下自己呢?”

“那学长不也是吗,” 悠然在白起身边坐下,“学长也总是只想着我的安危,可是学长其实也会遇到危险啊。”

“白起。”

她第一次用这么郑重的语气喊出白起的名字。

“也请相信我,让我偶尔为你做点什么。”

“我更想我来保护你,”白起尝试的碰了碰悠然的脸颊,“我已经食言过了,我不想再食言多一次了。”

“只要你想,就继续喊白不危险,只要你需要。”

闻言,悠然噗嗤的笑开:“可是,学长你不是还有工作吗?”

白起不说话,只是小心翼翼的将银杏手链绑回悠然的手腕上,然后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那条细细的伤疤:“没关系的。”

无论是加入特遣部还是接受强化,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你陪在你身边,也是因为你,我所做的一切才有意义。

悠然抬手抱住了白起,感受到这个人一瞬间僵硬起来的身体,悠然忽的安心下来。

白起察觉到怀里的人呼吸愈发均匀,周围的风都变得温柔起来。

所以我要多幸运,才能又一次的将你抱在怀里呢。

你好好睡,万事有我。